登金陵鳳凰臺李白唐詩鑒賞的詩

  登金陵鳳凰臺

  李白

  鳳凰臺上鳳凰游,

  鳳去臺空江自流。

  吳宮花草埋幽徑,

  晉代衣冠成古丘。

  三山半落青天外,

  一水中分白鷺洲。

  總為浮云能蔽日,

  長安不見使人愁。

  李白詩鑒賞:

  《登金陵鳳凰臺》,是通過對金陵鳳凰臺的憑吊,借景抒情,表達了詩人憂時傷世的心情,是他創作中一篇著名的七言律詩。

  詩的第一句點題。“鳳凰臺上鳳凰游”,很自然地將鳳凰臺的得名點了出來,起句自然飄逸。而接著的一句,卻是那樣的無限感慨:“鳳去臺空江自流”!一個“自”字,道出了多少歷史興亡的喟嘆。這里的“鳳凰”,一語雙關,既點明了鳳凰臺的由來,又有人世的滄桑蘊含其中。韻致高逸,寄慨遙深。

  接著的三、四兩句承上,以“吳宮”、“晉代”一聯,概指了鳳凰臺作為六朝故都所見證的歷史興亡。

  語言平緩而對仗精工,寄寓著無限的悲涼。“吳宮花草”,表現昔日吳王的苑囿的似錦繁華和如今的湮沒幽徑。“晉代衣冠”,是表現當年東晉的豪門權貴,是何等的榮耀,如今他們的孤冢卻散落在荒煙蔓草之中。

  這一聯,浸透了無限的凄涼。如今登臺,放眼望去,那吳宮晉苑、六代繁華,早已看不見了,只有那歷盡滄桑的青山依舊,綠水長流。那遠處的三山,半落在青天之外,云霧繚繞;白鷺洲橫臥江心,使二水分流,波濤洶涌,描繪出了凄迷的水闊山遙的景象。這無盡的江山勝跡,留下了多少歷史興亡故事,令人詠嘆不已,惆悵難忘。因此,接下去的最后一聯,詩人很自然地回到眼前的現實,抒發了深沉的憂慮和關切:“總為浮云能蔽日,長安不見使人愁”。這里的“浮云蔽日”,是指朝中奸佞當道。“浮云”比喻奸邪,“日”比喻君主。《古詩·行行重行行》:“浮云蔽白日,游子不顧返。”李善注引陸賈《新語·慎微篇》:“邪臣之蔽賢,猶浮云之障日月也。”“長安”指朝廷,“長安不見”是指自己遠離朝廷,不被重用,所以才使人無限的憂愁。這樣,將登臺吊古傷今的感慨,自然地結合起來,抒發了深沉的歷史嘆息,具有強烈的現實意義。

  詩人運用七律的形式吊古傷今,借景抒情,自然渾成,這是很不容易的。這首詩從神話傳說開始,落筆輕靈,悠然無盡,不禁感慨系之。其后兩聯,分承首聯,一為感事,是虛寫,敘述“鳳去臺空”的巨大的歷史變化,一為寫景,抒發了“江自流”的現實感慨。最后以深切的憂慮,強烈地表達了對朝政的不滿和憤慨,也深情地訴說了對國事的關心。回腸蕩氣,余韻悠然。

  關于這首詩,《唐宋詩醇》中有一段話很好,可供參考:“崔顥題詩《黃鶴樓》,李白見之,去不復作,至金陵登鳳凰臺乃題此詩,傳者以為擬崔而作,理或有之。崔詩直舉胸情,氣體高渾,白詩寓目山河,別有懷抱,其言皆從心而發,即景而成,意象偶同,勝境各擅,論者不舉其高情遠意而沾沾吹索于字句之間,固已蔽矣。至謂白實擬之以較勝負,并謬為‘捶碎黃鶴樓’等詩,鄙陋之談,不值一噱也。”

分分彩五星定位胆技巧稳赚 镇原县| 齐河县| 万盛区| 奈曼旗| 连江县| 景谷| 苍溪县| 左云县| 澄迈县| 门头沟区| 镇雄县| 射阳县| 伊川县| 资兴市| 丹东市| 霍山县| 拜城县| 东兴市| 垫江县| 凌海市| 河北省| 德化县| 丹巴县| 金川县| 莱阳市| 凤庆县| 葵青区| 马鞍山市| 名山县| 务川| 蓬莱市| 东平县| 东港市| 阳新县| 治多县| 台州市| 顺义区| 南充市|